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 亚博pt老虎机游戏平台——官网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霸主成,天庭隐、轮回开!

我是至尊由印摩罗天言情小说(m.qjzzd.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黑衣人身影荡然,一次平地超脱,直登星空的机会被自己放弃了,若说全然不曾动摇,甚至是后悔,云扬自己都是不信的。
    但云扬更笃信自己凭一己之力同样可以登临星空,借助外力,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借助外力达成这等至境,他不甘心。
    更担心,会失去什么东西。
    若是真的借助黑衣人的力量上去,云扬可以确定,自己虽然可以获得星空大能级数的威能,但只怕终此一生,再难得寸进,决计无望真正比肩自己刚刚认下的那位兄长,更遑论星空无上的尊位。
    但是当云扬踏上这第七层的楼梯第一阶的时候,原本那只是有一点点的遗憾哪,后悔哪,骤然疾速放大,简直就是遗憾不已,后悔得无以复加……
    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叫自己这位大哥将自己送上去得了,其实比肩大能就已经很好了,至少比承受眼前这活罪要好太多太多了……
    踏足一刻,云扬瞬间自脚下感受到刺骨痛感急疾蹿升,几道强大的力量强势上冲,势如破竹,无可抗拒,在血肉身体之中如同一把把钢锯一般随意肆虐,刹那之后,头顶上亦有万道阴风从百会穴直降下来,充斥于大脑胸腔,五脏六腑……
    又一个刹那,无数股力量,无数种力量,尽皆冲锋到来,宛如万气归宗,尽都往云扬的身躯汇流而来,
    如斯威能,云扬非但来不及抵挡,更加无能抗衡,血肉,骨骼,经脉,神识,灵魂……整个人上上下下,有一点算一点,有一样算一样,全都在强绝威能之下,尽皆粉碎。
    是的,就是粉碎,非止凌迟碎剐,寸寸断裂,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粉身碎骨,化为齑粉!
    此际的云扬就像是一团泥巴一样,整个人瘫了下去,任侵入威能搓捻捏扁。
    然而更为诡异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云扬的感知居然还在,而且还是空前的灵敏!
    这也就导致了,云扬所承受的每一丝痛苦,都能够感应的清楚明白,一丝不错。
    然而这份空前灵敏的感知却是让云扬最为崩溃的事情。
    若是晕过去了,该有多好?
    多幸福?
    哪怕是直接死了,那也不用承受这等至极苦楚了啊!
    老子想要放弃了!
    但是,云扬此际既没有死,也没有晕过去,还要比平时更加清醒的状态感受着当前种种!
    肉身陨灭犹自神完气足!
    神魂意识竟仍精神百倍!
    云扬差点就要骂娘,老子的肉身都没有了,痛感神经也该随之断却,怎么还会有感应。
    这不应该啊,与这一路走来的修行认知理念不同啊!
    但是肉身粉碎,神魂逸散是一回事,云扬生命灵息仍在,完整无缺,若不应变,将会恒久的停留在这里。
    在极致的痛苦之中,云扬挣扎自救,肉身化为齑粉泥土,却仍在左近,神魂逸散,同样散布周遭,需要自救,唯有自救,才有希望,才有机会,若是就此放弃,就只有一瘫着,一直瘫下去那这一关就真的过不去了。
    云扬在极致的痛苦之中,收聚散离的神魂,总算经历前次变故之后,云扬的神魂因神识而同步壮大,虽然被无数力量加注而逸散周遭,却仍可感应操控,云扬点滴收聚之余,再以神魂之力为根基,转而重塑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一点点的重塑!
    可是血肉每重聚一点,带来的痛苦都是以倍数计的递增。
    满身满心哪哪都剧痛的痛觉时时不息,刻刻不停,全无间隙的冲击云扬心神,云扬这边好不容易才重塑好了肩膀,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猛然袭击而来,令到云扬心神稍稍一分,刚刚重铸的肉身就此再度崩溃,一番努力尽付流水。
    “……”
    云扬在心中骂了一万句不重样的脏话,籍此宣泄此刻的心中百万神兽奔腾而过的心情。
    但没办法,失败了就只好从头再来。
    这样的事有一句话可以形容:一边在经受凌迟,然后还要做出开怀大笑欢喜无比的样子不能有半点勉强。
    完全从心里高兴出来,还要不能有半点分神,一点分神就要从头来过,为山九仞,一瞬功消……
    神智始终保持清明的云扬对此郁闷无比,这真是我么?我真的能撑下来?我竟然能撑下来?
    如此足足一个时辰,云扬总算是将肉身重新凝聚了起来,但现在的肉体可谓孱弱至极,仅凭神识之力护持维系,当真是一丝一毫的力量也没有了,停留在这里原地,缓缓调息,蓄养自身底蕴。
    然而在蕴养自身的过程中,云扬愕然发现,自己这副重新凝聚的身体,血肉肌肤之中焕发出淡淡银光。而且身体的坚固程度,比之之前提升了差不多一半。
    “虽然有不俗的提升……但这代价也太大了,一个不好也许就要永远的停留在这里的!”
    肉身回复圆满的云扬终于算得彻底回过气来,再无不适之处,自然而然迈步上去第二阶:“第二阶应该不至于如此了吧……”
    迈上去第一只脚,果然毫无感觉;云扬心头一喜,第二只脚赶紧也迈了上去……
    “嗷~~~”
    云扬一声回肠荡气的惨叫脱口而出,整个人第二次如同泥巴一般的瘫倒了下去。
    过程与之前完全相同,但或许是因为肉身强度比之之前强过许多的原因,以至于这次肉身崩解所感受的疼痛感觉,也为大大增长……
    ……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云扬仍旧如前一般的做法,挣扎求存,自我重组。及至第二阶完毕,云扬浑身血肉转而呈现亮银光色。再到第三阶完毕之后,云扬的血肉经脉骨骼,蜕变为淡金色;第四阶,血肉骨骼黄金色,内脏淡金色;到了第五阶,血肉骨骼玉色,内脏纯金色;第六阶,血肉骨骼宝玉色;内脏白玉色;到了第七阶,从里到外,都已经是通透的宝玉。第八阶,里外浑然一体,澄澈通透,全无半丝杂质。
    至于到了最终的第九阶,所有有异于肉体的古怪颜色全部散去,重新转化为肉体最初的颜色,泛称人色。
    看似回复本来面目,但云扬却真而确地感觉到自己从里到外,彻彻底底的不同了!
    ……
    云扬终于登上第七层,至尊天阁降世偌久,只流传于传说,并无人当真踏足的最高一层!
    但这会的他,已然模糊了时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这里面已经待了多久。
    只是一次一次的重塑身体,到后来用时间越来越长,根本没注意时间的流逝。
    他是神完气足的登上去的,自信就算前方仍有险阻,自己也有信心有能力应付!
    而登上去之后,却再未遭逢任何考验试炼,满目所见尽是整个七层空间异相大作,天降金莲,纷纷扬扬,一朵朵,一片片的落下……
    云扬整个人尽都沐浴在霞光之中。
    他的神魂,神识,血肉,经脉,骨骼……
    尽都在那漫天的金莲霞光之中,一遍又一遍的强化着。
    金莲不断地落下,霞光越来越明亮浓郁。
    云扬沐浴在其中,浑身上下尽是说不出的惬意,同时还感觉着修为在飞快的增长,就如同一个普通人正在腾云驾雾一般。
    “我刚刚进入至尊天阁时候的修为,不过圣人初阶;但是我现在,起码已经晋升到了圣人中阶巅峰,而且还在继续强化之中……那岂非是说,我进来这一次,修为进步了两个位阶!还有神识进化,血肉强化,骨骼内脏强化到金身以上……这么算下来,我的实力,起码增长了十倍有余。”
    “但若是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却未必会选择进入这个至尊天阁!”
    非是云扬道心不稳,实在想那最后的九阶楼梯考验,过程太过凶险,即便是以他的忍耐力与定力,仍旧要忍不住的打寒战,心有余悸根本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就算是所谓炼狱考验真实化,至多也就不过如此吧!
    回想这最后一段路,在第一阶时候,云扬明知必有试炼考验,多少有些准备,虽然过程痛苦至极,甚至死霾笼罩,云扬仍旧信心未失,坚持不放弃,多番努力,重塑肉身,度过险关。
    及至第二阶,云扬错判形式,以为再无险阻,不想艰险程度竟是倍增,打击得云扬几乎信心尽失,倒是从之后的第三阶,一阶增加一倍以上的痛苦……云扬反而渐渐习惯了,这段台阶考验,必须要走下来,走完,走完才是了结,否则就要永世沉沦在这段试炼之中,也正是基于这点认知,督促着云扬走完了全程……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肉体崩解碎裂,一次又一次的瓦解身躯,就算是嘴上说习惯了,能真正的无所谓么;之前虽然也曾经经历过遍体鳞伤的伤势,但哪次的伤势能够到如试炼中的那么极端。
    更别说从第二层开始,那什么强化不强化不过末节,承受折腾的那些可都是新肉啊!
    刚刚长出来的新肉,被生生地搞成一滩一滩……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还要一次又一次的连番折腾,
    云扬回想起来,甚至都要忍不住佩服自己,五体投地的那种!
    你太牛逼了云少!
    我感觉全天下的英雄,都应该钦佩你!全天下的美女,都应该爱上你!
    你当之无愧啊!
    就因为这一件事,足矣!
    云少你就应该是整个玄黄界女人的梦中情人,男人的第一偶像!你怎么熬过来的啊……
    我都彻底服了你了……
    但是,说到再来一次至尊天阁,云扬是真的没有信心,也没有胆量,第一次承受有很大程度的因素是无知者无畏,还有进退不得,不坚持可能就是永久寂灭,不得不为,再来一次……还没开始,就要被自己的心理建设搞垮了。
    云扬感叹不已,还有后怕不已。
    金莲洗礼还在继续,还在一片片落下,这番洗礼云扬已经渐渐来不及吸收进入身体的,但也没有浪费,多出来的部分全部都被贪心的绿绿收入了神识空间;现在神识空间之中,同样飘洒着密密麻麻的金莲……
    而天空的金莲,还在持续的绵密洒落,好似无止无休,没有尽头!
    云扬的修为,随之一步一步的点滴提升,勇猛精进……
    ……
    东方浩然等人在外面只是等了几天,几个人的徒弟就好似炮弹一般的凭空飞出;让三大主宰感到欣慰的是,其中三人已经获得了传承天宫的资格,最基本任务顺利达成,不虚此行。
    不过片刻之后,鹰王也出来了,他比幻文渊等人略多支持了片刻,自然也就出来得慢一会。
    但是云扬还没有出来,三人商量一下,决定继续
    inject()
    等下去,毕竟对于至尊天阁的后续,他们可是很有兴趣知道的。
    如是等了一天,阎罗王以一团灰雾的既视感离开至尊天阁,西门翻覆等人本想要拦住这家伙问问来历,结果阎罗王出来之后一猛子扎到了土地里面,然后就这么直接消失不见了……
    根本不理他们。
    三大主宰竟也措手不及,无可奈何。
    云扬还在里面。
    “还是等云扬出来咱们一起走,看来这小子在至尊天阁收获不小啊!”
    可又过了十来天,云扬还是没出来。
    “鹰王,你和兰亭他们都回去,交代一下这边的状况,我们在这里继续等。”
    过了一个多月。
    “怎么还不出来?”
    两个月过去了。
    “咱们还等不?云扬那小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进去就不出来了呢?”
    三人正在商量之际,天空中乍响咻的一声,至尊天阁竟然消失不见了。
    就只余一张纸条飘飘扬扬地从天空落了下来。
    “至尊天阁,永不出世。”
    见到纸条上的内容,三大主宰怅然若失。
    傲然位于玄黄界顶点,至为神秘,屹立无数岁月的至尊天阁居然消失了。
    那,云扬去哪里了?
    “咱们三大天宫用这玩意儿遴选继承人,都已经传承了几十万年,竟然一朝不复……最可气的是,云扬这边一进去,至尊天阁这么干脆的消失了,若说两者之间没有关系……谁信?”西门翻覆皱着眉。
    “这还用问?”北宫琉璃翻着白眼:“我现在已经在怀疑,咱们三大天宫这些年根本就是在白用功,俏媚眼做给瞎子看,自作多情,其实这至尊天阁从头到尾就只是在等一个人,而这个人,便是云扬!”
    “至于你……你信不信又有什么所谓!傻鸟!?”北宫琉璃一口气喷到西门翻覆脸上。
    西门翻覆竟不发怒,反而满眼失落地叹气连连。
    “我想也是如此……这么多年,至尊天阁只是在逗着咱们玩……”
    东方浩然怔怔的呆了半晌,道:“倒也未必就一定是云扬,只是三大天宫历代传人并无一人能够取得至尊天阁真正底蕴才是真的,现在天阁不复已是定局,相信云扬自有去处,咱们也不用再等了,各自回去吧;这段日子里,还要培训一下后辈,还有筹谋一下天宫日后如何传承,都搞定了,咱们就可以正式交接……咱们这三个老兄弟才可以休息一阵。”
    西门翻覆嘿嘿笑道:“休息?!咱们只怕得往血魂山那边,一边和妖族交战,一边休息了。”
    三人大笑,联袂而去。
    “此一战,没把握。”
    “我也没把握。”
    “不过人生一世,属于我们的任务都已经圆满。”
    “天宫,我们保护很好,传承,也没在我们手中断去;妖族,迄今也没有能越过血魂山一步;还有人族同胞,一直都在休养生息,人口比我们刚刚担任宫主的那时候,足足多了十倍还有富余;至少在人族繁衍这方面,我们完成的很好。”
    “现在想来,唯一没做好的,大抵就是没有教好自己的儿子,对不住那些战死的老兄弟们。”
    “但是好歹我们又生了几个,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调教它们……”
    “嘿嘿嘿,这还多亏了云扬,才有这些个孩子。”
    “你特么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闭嘴!应该说……多亏了云扬的生命之气。”
    “你这个也容易误解,就直接说……多亏了云扬帮忙……咳咳……”
    “你滚!!!”
    三人一边打着嘴仗,一边浑身轻松的渐行渐远。
    ……
    整整一年的时间过去,这一年之中,玄黄界的变化可谓天翻地覆,尤胜往昔万年的更迭。
    九尊殿强势崛起,所过之处,所向披靡,无可争锋。
    天残十秀强势现临再踏江湖,每个人都有了全新的名号,在玄黄界威名赫赫,往昔名讳,根本就没有人再提了……嗯,主要是没有人敢提!
    先是有往昔凤鸣门大弟子齐烈辱及九尊殿高层被屠戮的殷鉴不远,后者么,近年来江湖上的所有知名榜单,几乎都被九尊殿弟子们占据,回避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举凡天榜地榜人榜新秀榜,基本都成了九尊殿独有的弟子们的舞台。
    反正排名靠前的前十前二十,其他门派的弟子是万万挤不进去的。
    目测前五十的话,或许还能侥幸进入三个五个。
    九尊殿的这份成就,确定其成为了玄黄界亘古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极品宗门!
    在七个月前,九尊殿四大弟子,前往挑战三大天宫与天罚圣地的继承人,并且战而胜之,战绩震动天下!
    五个月前,九尊殿供奉董齐天率领九尊殿三位半圣,二十四位圣君强者,挑战三大天宫同级别高手。
    最终以二十五战十七胜的战绩再度轰动玄黄!
    亦是从这一天开始,九尊殿虽然名义上还在三大天宫以及天罚圣地之下,但在众人心中,或者说实际上,已经是玄黄霸主,毫无争议的第一门派!
    号令江湖,莫敢不从!
    而九尊殿的弟子规模,也已经发展到了十万人!
    这数目字还是在正式弟子达到了十万之后,九尊殿方面正式宣布封山门,不再招收弟子。以后,每一甲子开一次山门,招收弟子,否则弟子数目字还会剧增
    所有人对这个决定深表诧异不解。
    “掌门先前留话,弟子达到十万,闭山门。”
    “云掌门有话,江湖不能一家独大,百家争鸣,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至于九尊殿明明已经拥有与三大天宫同级数甚至超出的实力,却没有升格——
    “掌门不在,一切等掌门回来主持。”
    在挑战三大天宫圣君强者获胜后,九尊殿每两个月都会派出两万高手前去血魂山驻防,两个月一次轮换。
    如此作法的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妖族高手的脑袋,乃是九尊殿的门派贡献积分的一大来源。
    同样源于此,九尊殿培养弟子的手段,与之前大不相同,再不像是以前那般的保姆保护,而是转为任由弟子们自己去闯。
    若是死了,门派为你报仇,却绝会充当保姆,保驾护航,就是要让门人在实战中,得到最极端的锻炼,生死存亡,皆由自身。
    这项提议,曾在九尊点内部造成了莫大争议,许久才得以通过。
    不得不说,在此之后,九尊殿弟子们的修为层次犹在其次,实战战力一下子变得可怕起来。
    即便是本身修为实力相当,甚至略胜那么一分半分,遭遇九尊殿弟子,绝大多数都是由九尊殿弟子门人胜出。
    大抵这一年去到了十个月的时候,东极天宫宫主东方浩然由衷感叹道:“只要血魂山不失守,以后玄黄界将进入九尊殿时代。而这个期限,将是遥遥无期的。”
    然后又道:“除非多年之后九尊殿内部自行内讧,分崩离析,否则,再没有人任何势力能撼动!”
    这句话传出江湖之后,被九尊殿掌门夫人计灵犀命令人刻在了一块百丈大石碑上,并且合九尊殿所有圣君与圣人之力,将这座石碑永久性加固,然后又将之放在了九尊殿最显眼的山门之处,用以警示后人。
    一年到头的时候,九尊殿上空异彩纷呈,连续数次。
    九尊殿掌门夫人计灵犀继云扬之后突破圣人阶位,天落彩虹,地涌金莲。
    数日后,九尊殿另一位掌门夫人上官灵秀,亦突破了圣人阶位,天际再现异相;
    再半月后,九尊殿首席供奉董齐天突破圣人阶位;
    又二十天,九尊殿次尊史无尘,首先突破至圣人,不久后洛大江铁擎苍先后突破……
    至此,九尊殿共得六尊圣人坐镇!
    如此实力,整个玄黄界为之窒息。
    到了这一年的尾巴,九尊殿圣君超过两百位;半圣也有十五位至多。
    其中,凌霄醉与独孤愁,突破到半圣。
    这样的整体实力,已经可以媲美三大天宫的总和,甚至是正面迎击三大天宫全部战力联军,亦未必会败!
    正如东方浩然所言,属于九尊殿的时代正式来临了。
    而在这一年年节过后两个月,突然间整个玄黄界,包括各层位面,所有人在睡梦中同时得到了一个消息。
    来自梦中的传信——
    即日起,地府重启,六道轮回再开!
    一时间,有关于六道轮回的传说不胫而走,甚嚣尘上;所有人都做了同样的一个梦,这已经是骇人听闻的神迹,更加骇人听闻的是……传播这个消息的,乃是九尊殿之人。
    同样是在这一天。
    天空中轰轰雷震,无数的彩虹流光,布满天下,纵横交错,包括妖界那边,也都是彩虹挂天,无数的天地灵气,倾泻而下。
    所有人抬头注目于这倾世异相,只见天空之中,一座辉煌的巍峨宫殿隐藏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缓缓飞升,从清晰可见,到模糊,到更高,最终消失不见。
    最终时刻,一道绚烂到了极点的彩虹,从天空坠下,落入九尊殿,消失不见。
    而另一道极阴之气,也自地下升起,化作一条冥龙,摇头摆尾,同样冲进九尊殿,消失不见。
    至此,九尊殿山前,多了一眼白雾潭,山后,则是多了一条阴阳河。
    其中各有玄异,玄之又玄。
    而在同一时间里,妖族那边似乎察觉了玄黄这边的情况,开始加大进攻力度。
    他们可以接受两边实力势均力敌,但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玄黄这边的实力强过妖族那边的。
    而现在,血魂山口不断出现的新面孔,却让妖族那边察觉,玄黄界正在向这个底线迈进!
    ……
    本章六千九……很多东西开始简略写了啊。想想还有两个坑,有些没头绪。我想想怎么补回来。
inject()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m.qjzzd.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是至尊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qjzzd.com